广东共创体育设施有限公司

全国免费热线: 400 1234 5678
导航菜单

行业新闻

堵截假跑者 北马靠什么?

(原标题:堵截假跑者 北马靠什么?)
堵截假跑者 北马靠什么?
堵截假跑者 北马靠什么?
堵截假跑者 北马靠什么?
堵截假跑者 北马靠什么?
堵截假跑者 北马靠什么?
北京马拉松的热潮还没有过去,昨天跑友圈被一组“套牌”跑者的合影刷屏。照片上三位跑者站在北马起跑点,佩戴着同一个号码布D0198,而且也都跑在赛道上。几天前,北京马拉松组委会曾宣布,今年比赛采用了荧光防伪技术,要遏制弄虚作假行为。谈及高科技为何没挡住造假者,北马组委会昨天回应称,终点裁判有防伪灯,造假参赛者的完赛奖牌没有被冒领。接下来一旦查实造假证据,组委会将对假跑者根据规定给予处罚。
北马对假跑者展开调查
北京青年报记者全程体验了今年的北马,在起点和终点,都接受了安检员、志愿者和裁判使用紫外线灯判别号码布真伪的检查。但是,这仍然没有拦住包括“套牌”跑者在内的假跑者混进参赛队伍。
据组委会介绍,北马假跑者年年都有,考虑到今年报名人数达近十万人,获得资格的仅为三万人,针对可能出现的号码布造假以及替跑等作弊行为,北马组委会事先已发出警示,严禁佩戴他人号码布、佩戴往年号码布、遮挡号码布等行为,并规定了相应的处罚措施。为确保查禁力度,高科技防伪技术手段今年也被首次使用。
北马组委会负责人王简表示,今年在终点区,裁判确实拦住了少数佩戴假号码布的跑者,取消了其资格,没有让奖牌和完赛包流失。而对于在起点合影的三位“套牌”跑者,组委会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。而令人吃惊的是,还有网友发布了一位女跑者挂着同为D0198的号码布参赛的图片。王简表示,不排除有跑者是半路溜进赛道,只为体验一把北马感觉。目前组委会正在翻看现场录像和照片,因为工作量太大,寻找证据工作可能需要几天时间。“因为造假者不止一个,为了保证准确,我们正分出人手来专门做这方面的工作,包括联系D0198号码布的真正所有者,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做出处理。”
而跑者圈对造假跑者都很气愤,普遍认为这种行为是对马拉松运动的亵渎,也是对没有获得参赛资格的众多跑友的不公平,呼吁组委会对造假者给予严惩。
假跑者存在真风险
事实上,虽然是“假跑”,却有着真正的风险。因为假跑者一方面挤占了真正跑者的资源,还可能会在出现人身安全风险的时候,没有保险的保障。
北马组委会表示,有的蹭跑者想的可能就是跑一次北马,感受一下。但从组委会的角度看,原本配给真正跑者的饮料、能量补给、志愿者服务等资源,也被挤压了,这违背了公平原则。而由于假跑者是戴着他人的号码布出赛,保险公司并没有对应的信息,一旦出现人身安全问题,没有个人信息也没有保险,是无法得到相应保障的。
有鉴于此,北马组委会对假跑者的处罚极严,包括对转让者、受让者最高给予终身禁止参加北京马拉松的处罚,并上报中国田协追加处罚。此外,北马还要求对起点、全程路线和终点要进行录像监控,在比赛期间裁判员有权中止和取消违规选手的比赛资格,当场没收违规选手的号码布等。
缺乏公开的名额转让机制
去年北京马拉松,吸引了超过5万人报名,今年有近10万人报名,但参赛名额只有3万。为了得到不到三分之一的资格,“马拉松黄牛”今年更有了市场。
在国内多个交易网站,北青报记者都查询到北京马拉松号码布的交易信息。在网络对话中可以看出,虽然组委会在选手领取装备、号码牌时进行了实名认证,但只要在这个阶段由本人领取,之后再将号码牌交易给他人,第二天比赛时,凭借号码牌入场,就可以避开组委会的检查。
谈到如何遏制替跑行为,北马组委会人士表示,只能在接到有关替跑的举报后,再介入调查。虽然组委会有望采用人脸识别系统,从起点处确认人、证相符,但人脸识别系统在今年的北京长跑节中首次使用,却效果不佳,因为这样的系统面对数万人入场时,检测准确度和时间均达不到要求。
不过在民间,对替跑的理解声音一直都有。因为每年除了“马拉松黄牛”倒资格,还有一些临时有事的跑者私下转让参赛资格,一边是抽不到签的人想跑,一边是拿到签的人因故放弃,而这一市场需求因为没有公开的转让机制始终被抑制着。因此每年都有跑者建议,组委会可以在抽签后,对因故放弃的资格进行一次再分配。
名额退出机制 北马还在摸索
对于各种假跑者,北马组委会表示肯定要坚决查处。毕竟,2016年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比赛中发生替跑者猝死事件,已为赛事组织者和跑者们敲响了警钟。
据了解,目前国际六大满贯马拉松赛事,基本没有在名额转让方面开绿灯,不管有什么原因,过期作废。但今年国内几大马拉松赛事,已经在名额转让方面开了绿灯。比如上马实行“名额退出机制”,成功报名的选手如因个人原因无法参赛,可在规定的时间段内,向组委会申请退赛,组委会退还全额报名费。厦门马拉松则为获得参赛资格却因故无法参赛的选手,保留下一届的直接参赛资格。“这样也会产生新的问题,比如会在抽签阶段出现大量报名者,去锁定资格,挤压跑者资源。总之,从目前看,还没有完美的名额转让机制,北马仍要不断摸索。”王简说。 文/本报记者 褚鹏
相关新闻
国外跑马抓假冒
也靠“群众”举报
马拉松赛是舶来品,替跑行为也不是我国独创。这次北马应用技术手段,也未能封堵住所有假跑者。而国外马拉松抓假冒,同样要靠“群众”的监督和举报。

比如,大名鼎鼎的波士顿马拉松曾多次发生过替跑事件。2014年,著名网站Four square的联合创始人丹尼斯·克罗利的妻子,就因冒用他人号码参加波马被抓。有热心跑友还设计程序揪出替跑者。45岁的商业分析师德里克·墨菲开发一款程序,通过对比跑者完赛成绩和资格赛成绩,筛选出慢至少20分钟的跑者。再将报名照片与比赛照片对照,看是否为本人。程序筛查了2439人中的1409人,发现了47例疑似作弊者。据墨菲统计,其中29人是购买的号码布、10人抄了近路、4人替跑、4人篡改赛果。
还有的跑者,通过在小的马拉松赛上“骗”好成绩,达到跑著名马拉松如波士顿马拉松的资格线。61岁的普莱斯多年参加美国海军陆战队马拉松比赛,最近一次成绩是3小时17分47秒,但一位匿名网友发帖子,称发现普莱斯的成绩记录在第25K和30K计时点处没有被记录时间,最终普莱斯登报公开道歉。